快3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领导正在开会研究,你咋就沦陷了呢?

发布日期:2022-05-20 11:04    点击次数:111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问答

音频

探究

视频

辟谣

作者|我方作者张嵚

《朝文社》(原《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字数:2914,阅读时间:8分

宋真宗即位初期,大宋西北边防重镇灵州,正面临西夏李继迁政权的侵扰。 

对于当时正与辽国苦战的北宋王朝来说,这事儿是雪上加霜。对于北宋的国防大计来说,这事儿更是火上浇油。

灵州,即今天宁夏灵武县西南,这里北临阴山,西临贺兰山,不但水草丰美土地肥沃,更有着四通八达的交通,战略位置至关重要,唐宋年间时一度是中原王朝的重要屏障。大唐名将郭子仪曾盛赞这里为“国之北门”。安史之乱爆发后,唐肃宗就是从这里即位,然后重头收拾旧山河。中晚唐更以灵州为桥头堡,遏制吐蕃的侵扰并重新连通丝绸之路。大唐最后一百多年的命,几乎就是灵州亲手续上。这是丢不得的宝地。

而对于立国不到半世纪的北宋来说,灵州更是丢不起。北宋开国丢失幽云十六州,北部国防开了天窗,灵州的战略价值更突出。而且此时宋朝的战马,主要来自河西走廊地区,倘若丢了灵州,就等于战马断供,军队被大放血。一旦李继迁拿下灵州,他更将如虎添翼,成为大宋西北大患。从哪个角度看,大宋同样丢不起灵州,再苦再难,必须要救。 

可大宋的反应,却是先开会。

 

   一:扯皮的开会 

大宋奉行“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每年科考录取极多,宋真宗在位时,曾创下一年录取一千六百多进士的记录。高层文官自然也多,几乎一人一个想法,遇上“救灵州”这么大事儿,自然也要开会商量。

但一开会,说是研究,很快就成了吵架。一群“大宋精英”围在宋真宗身边,叽叽喳喳争个不停,争论的焦点,竟然是“救”还是“不救”。

主张“救灵州”的,除了朝中张齐贤、吕端等大臣外,还有长期主持西北边事的几位疆臣。都是国防方面的专业人士,他们坚持“救灵州”的原因,就是前文那几条,条条都看似站得住脚。可主张“不救灵州”的官员,可就有意思了,也有杨亿、田锡等朝中名臣,但所有人的共同特点,就是全是朝中大臣,没有一位真正在边疆呆过,近距离了解国防的人物。但别看不了解,但人家理直气壮,诸如“得不偿失”“劳民伤财”等缘由,一套接一套。

可这些“开会研究”的“名臣”们,却忘了一件最根本的事儿:现在是开会的时候吗?

此时的灵州,别管有没有价值,都依然还是大宋的国土。那里的战场上,敌人正大兵压境,防线正日益缩小,军民们正浴血苦战。这些“宋朝大领导”们在后方的每一分钟吵架扯皮,都意味着前线增加惨痛伤亡。到底该弃该保,都应在解决眼前问题之后。可是这群“大领导”们,似乎并不明白。

当然,要说“大领导们”只知道开会研究,那也冤枉。开会期间,大宋也陆续派出了几批部队,第一批负责去绥州筑城,动用了两万多人,可刚到地方,后方的会议上,就有人拍桌子反对。于是城也不修了,几万人来了趟折返跑。然后又往前线派去两拨援军,一拨六万人一拨两万多人。按说八万多人雄赳赳出征,该碾死西夏了吧?可后方还开着会呢?前线武将谁敢乱动?

所以大军磨磨蹭蹭,好不容易抵达前线,灵州终于沦陷了,知灵州裴济壮烈战死,军民死伤惨重。得知灵州沦陷的八万大军呢?要不要快些收复灵州?领导们还在扯皮呢,还是撤回来安全……

当年安史之乱里再造了大唐的灵州,吐蕃铁骑头破血流都没啃下的灵州,就在大宋“高层领导”们的开会声中,丢了。

丢了的严重后果,可不止是北宋国防塌一脚,也不止是断送了战马来源。这些都还算“小事”,更严重的是,李继迁家族从此以灵州为中心快速发展,陆续吞并河套草原与河西走廊,以这块黄金宝地为基本盘,建立了让大宋头疼百年的西夏王朝。北宋后半段沉重的国防负担,积贫积弱的国运,都是从丢失灵州起挖坑。

这坑,与其说是挖出来的,不如说,是开会扯皮扯出来的。

 

   二:坑国的扯皮

 说灵州的失陷,就说到“铁血强宋”的积贫积弱。后人总结其中原因,也无外乎几条,比如“重文轻武”等原因,都被后人狠踩多少遍。

但要让宋朝统治者自己说,对“重文轻武”这事儿,那得不住口地喊冤:大宋“重文”不假,对“武”非但不轻,却是拼命下血本。和辽国打仗时,常备军就有二十多万,“宋辽和平”后,军队非但没裁,规模还是蹭蹭涨,最高的时候有一百多万。每个士兵都是朝廷花钱养。然后从练兵到装备,样样不惜血本,单是负责制造弓弩的南北作坊,每年兵器产量就有一千六百多万。军费开支更占到国家财政的六分之五,简直是钱堆出来的兵。

 既然这么“重武”,那“铁血强宋”的大军,还常打败仗呢?看看灵州失陷的全过程就知道,不是大宋不能打,而是太爱“扯”。

就以大宋军队的常见“加持”:阵图来说,都说宋朝给将领送阵图是胡闹,但在画阵图这事儿上,大宋是很认真的,除了皇帝要亲自过问,各级文武重臣都要参与谋划。但既然大家都要参与意见,每个意见都要尊重,所以东一笔西一笔画完,一张融汇了各位领导意见的作品,就成了一纸扯皮之作。

那这“扯皮之作”能不能打?可以看个“反例”:宋朝名将李继隆。宋辽满城之战前,李继隆收到朝廷送来的阵图,打开一看就发现是坑,然后果断扔一边,坚决按照战场的实际情况重新布阵,大宋将士们也焕然重振,一口气歼灭四万多辽军,打出宋朝战争史上难得的“满城大捷”。不靠阵图,大宋军队就如脱缰的猛虎般,一下就能打了。可见阵图有多扯。

而要是看看北宋中期以后的事儿,前面这些“扯”,都还是轻的。

因为宋朝前期的君臣,虽然“扯”,却总算还知道负责。宋朝中后期却不同,且不论贪污腐败,单是朝堂无休止的争斗,就叫大臣们在“扯皮”时夹带了更多私货。多少军国大事,争的已不是观点,却是派系阵营。比如宋神宗去世后,“旧党”首脑司马光等人大手一挥,就把宋神宗时代,宋军浴血奋战收复的国土还给西夏,理由虽然冠冕堂皇,根子却还在“新旧之争”的小圈圈里。可笑正被摁着打的西夏,突然就收到了大礼包。

而到了宋徽宗年间,金人兵临城下,“铁血强宋”危在旦夕时,汴京城里却又上演雷人一幕:汴京城外,金人的巨型投石机还架在城外,城中的官僚却无人过问,却借机开始污名化改革家王安石,掀起一场场争斗。刚刚在保卫汴京中立下大功的名臣李纲,前脚刚浴血奋战,后脚就被排挤出去。这段荒唐历史,正如宋朝民谣里所说:“不管炮石,却管安石”。

高层都在扯,上梁不正下梁也歪,重金打造的大宋军队,在“扯皮”中日益废弛。早在宋仁宗年间,名臣王拱辰出使辽国时就得知,宋朝禁军在辽国与西夏都极受“欢迎”。特别是在宋夏战场上,往往西夏军队招呼一下,宋朝“禁军小校临阵而先退”,整个军队迅速溃败。庆历年间的宋朝武器,也是“精好堪用之器十无一二”,等于百分之八十不合格。到了宋徽宗年间,河北边防的宋军,“多是膏粱子弟……唯是悠游暇日”。上面扯皮,下级就躺平呗。

于是,待到金军大举南下,靖康之耻即将上演时,宋军派去前线的士兵,有的根本连马都不敢骑,出征时紧紧趴马上。如定州等重镇,理论上该有十万人,其实只有六七千,还多是废物兵。这样的“铁血强宋”,结局也可以想。

就连当时高歌猛进的金兵,也是边打边纳闷,还冲着被俘的宋朝官员热心咨询:“闻南朝有兵八十万,今在何处,何不出迎敌”。宋朝官员硬着头皮回答:“散在诸路,要用旋勾唤”。也就是我大宋不是没兵,而是分得太散,一时还没凑起来。

估计那位宋朝官员的心情,一如某著名小品演员经典作品里的桥段。

这个“扯皮”扯没,“扯”出靖康之耻的北宋王朝,以其触目惊心的内卷与低效,成为中国古代史上著名的活教材。哪怕几个世纪后的今天,也值得各行各业多少读史者精心研读,吸取教训。

参考资料:《天裂:十二世纪宋金和战录》《宋真宗传》《宋神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