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华夏幸福债务重组再生变:中融信托称 13 亿应收账款被违规支付,状告大厂高新区

发布日期:2022-07-14 12:30    点击次数:153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蔡越坤 中融信托的一纸信披再次将华夏幸福债务重组推上市场热点。

2022 年 7 月 12 日,中融信托披露关于 " 中融 - 骥达 11 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 ( 以下简称 " 骥达 11 号 " ) 的临时管理报告。报告称,根据华夏幸福提供的 2021 年大厂回族自治县鼎鸿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大厂鼎鸿 ")财务数据显示,原本抵押给信托的河北省廊坊市大厂高新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 " 大厂高新区管委会 ")的应收账款减少了约 12.9 亿元,且未支付至信托监管账户。

中融信托方面表示,大厂高新区管理委员会违反承诺违规支付,已直接损害了该信托计划的利益。作为受托人,中融信托已委托律师事务所向其发送律师函要求其纠正,同时向河北省相关部门等进行了举报,受托人也将采取多种措施努力维护委托人权益。

记者 7 月 12 日拨打大厂高新区管委会办公室相关电话,对方回复表示 " 暂不知情 "。

华夏幸福违约超过一年半

资料显示,骥达 11 号项目成立于 2019 年 10 月 16 日,规模 20 亿元,信托计划总期限 3 年。

信托资金用于向华夏幸福三级全资子公司大厂鼎鸿发放信托贷款,资金用于大厂工业园区委托区域项目建设。贷款共 62 笔,在 2019 年 10 月 16 日至 2020 年 5 月 20 日期间发放,各笔贷款期限 1 年,到期由大厂鼎鸿偿还贷款。

据骥达 11 号项目材料介绍,大厂鼎鸿以其持有的对大厂回族自治县人民政府(或代表其履行相关职权的大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等机构)应收账款为大厂鼎鸿的还款义务提供质押担保(根据华夏幸福提供的财务数据,截至 2021 年 12 月 31 日大厂鼎鸿应收账款报表余额为 20.05 亿元),华夏幸福为大厂鼎鸿的还款义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各笔贷款应于 2020 年 10 月 16 日至 2021 年 5 月 20 日到期,大厂鼎鸿偿还了 2021 年 1 月 15 日前到期的各笔贷款。

但是 2021 年 1 月 15 日大厂鼎鸿未能按期足额偿还当日到期贷款,构成违约,截至目前,剩余未还贷款本金为 12.53 亿元。

另悉,2021 年 12 月 28 日,华夏幸福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实施债务重组的议案》,披露了《债务重组协议》的主要内容。

2022 年 7 月 4 日晚间,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截至 6 月 30 日,公司《债务重组计划》中金融债务已签约实现债务重组的金额累计为 1186.03 亿元,仍有未达成协议债务金额合计 461.25 亿元。

时至今日,中融信托与华夏幸福就签署重组协议进行的谈判仍在继续。中融信托表示,从 " 要求将其中一个项目信托贷款偿还期由 5 年延长到 8 年 ",争取到现在 " 偿还期统一至 5 年 ",但华夏幸福方面仍未出具具体的还款计划。

近 13 亿应收账款被指违规支付

由于与华夏幸福的谈判进展缓慢,中融信托开始转向寻求对于抵押应收账款的处置。

根据上述临时管理报告披露,骥达 11 号由大厂鼎鸿以其持有的对大厂回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 或代表其履行上述协议相关职权的大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等机构 ) 的应收账款提供质押担保,大厂高新区管委会出具了《承诺函》承诺:" 将应付的款项直接支付至受托人指定的监管账户,未经我司 ( 受托人 ) 同意不得变更上述账户。"

据此承诺,6 月 23 日,中融信托发布临时信披报告称,涉及骥达 11 号,由于华夏幸福方无法通过协商解决贷款纠纷,中融信托代表信托计划向北京金融法院提起诉讼,直接起诉大厂高新区管委会,要求其在被质押应收账款范围内直接向公司履行支付义务。目前,北京金融法院已于 2022 年 4 月 15 日正式受理该案。此后两月内,北京金融法院冻结了大厂高新区管委会银行账户 3000 多万元资金,及其持有的多个公司股权。

可就在案件推进过程中,中融信托表示,根据华夏幸福提供的 2021 年大厂鼎鸿财务数据了解:2021 年大厂鼎鸿应收账款余额年末数较年初数减少 1,292,337,432.55 元(12.9 亿元),上述款项均未支付至监管账户。

中融信托认为,这就意味着原本作为风控条件,抵押给信托的部分应收账款已被违规划走,信托财产的安全性受到了极大损害。由此,中融信托向北京金融法院提起诉讼。

对于后续进展,经济观察网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