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平凉故事 文明之旅|奚康生开凿“陇右明珠”泾川南石窟

发布日期:2022-04-11 12:18    点击次数:75

洞府无言传妙义

刚直随在护慈心

1925年3月的一天,风轻云淡,春光和煦。

一群陌生的面孔来到平凉泾川县文庙查看了一块石碑,之后又赶赴城东7.5公里的地方,只为寻找一处石窟。

领头的外国人,正是美国人兰登·华尔纳,另一个中国人是北京大学学者陈万里,他们共同寻访的便是“南石窟”的历史鸿综。

后来,华尔纳把泾川见闻,通过给友人的书信和游记《在漫长的中国古道上》告诉了西方世界,让他们知道了丝绸之路上这颗璀璨的文化明珠。

而北大陈万里在他的《西行日记》当中,详细记录了自己见到南石窟时的激动心情:

“石窟寺外之大力士,赫然在望,狂奔就之,果极精美。窟内三面均有巨石立像,余见之,唯有瞠目结舌而已。”

南石窟,静谧散发着初见惊鸿,再见倾城的魅力,背后究竟有怎样的绝代风华?让我们回到1500多年前的北魏,重温那段铅华往事。

奚康生凿窟

北魏永平二年(公元509年)正月,泾州沙门刘慧汪纠集僧侣起义,众多信徒闻风响应。

泾州作为长安通向西域的必经之路、咽喉要地和西部重镇,长安西行、东归长安的众僧侣,都会在此停歇,由于泾州僧侣人数众多,一时间起义声势直上青云。

起义军直攻泾州城,刺史高乘信指挥不当,官军反击乏力,战况日益危急。而秦州沙门刘光秀也率众响应,南北烽烟连起,震惊北魏朝野上下。

华州刺史(今陕西大荔)奚康生临危受命,赴泾州平叛。他出生于基层军官,凭借高强武艺和过人用兵,逐步成长为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

奚康生率兵赶到,调兵遣将、分割围堵,毫无实战经验的僧侣一触即溃,大败而散。战斗很快结束,叛乱彻底平息。奚康生在平叛中毫不手软,众多僧人被杀,横尸遍野。

奚康生随后兼任泾州刺史,便召集工匠,在城外十五里的泾河北岸开凿营建南石窟。

人们不禁会猜测,为何要在镇压僧侣之后造佛像,是内心不安以表忏悔,还是按朝廷要求开凿佛窟,或是逢迎北魏皇室崇佛之好,各种猜度四起。

据《魏书》记载:“康生久为将,及临州尹,多所杀戮。而乃信向佛道,数舍其居宅以立寺塔。凡历四州,皆有建置。”

由此可见,这只是其惯常的行为。

奚康生投入大量财力,调集大量民夫劳工和能工巧匠,同时开工建造泾川的南石窟寺和庆阳市西峰区的北石窟寺(北魏时庆阳归泾州管辖),因二者南北对应,故名南北石窟寺。

两座气魄恢弘、绚丽多彩的佛教艺术殿堂,短短两年时间就完工出世。

南石窟寺从东往西呈一字排列,共有5个洞窟,现仅1号、4号窟有佛造像。其中1号窟规模最大,也是南石窟寺主窟。

南石窟寺之碑

向世人揭开石窟神秘面纱的,是那块当时被移到文庙的“南石窟寺之碑”。

此碑于北魏永平三年(公元 510年)所筑,原存南石窟寺1号窟,民国初年出土于泾川县城关镇王家沟村,碑通高225厘米,宽105厘米,厚17厘米。题额阳刻“南石窟寺之碑”。额上横列楷书“石窟寺主僧斌”6字。碑文楷书23行,行38字,因下有断缺,现每行最多存34字。

碑文记载了奚康生创建南石窟寺的功德,碑阴有出资修建石窟的施主题名,共3列计56人。这块石碑是南北两窟中唯一留下来的关于开凿石窟的文字。

“南石窟寺之碑”的历史价值极为珍贵,正是由于其碑尾结衔(落款):

“大魏永平三年 岁在庚寅四月 壬寅朔十四日乙卯 使持节都督 泾州诸军事平西将军 兼华泾贰州刺史安武县开国男奚康生造”。

所以我们才确切得知石窟的开凿时间和主造者。

它的书法艺术也能和北魏名碑相媲美。范寿铭在《北魏南石窟寺碑跋》中说:“书体雄朴,犹存太和时造像风度”。北京师范大学李洪智教授认为:“书、刻者高超的技艺造就了《南石窟寺之碑》在书法艺术上独树一帜的风格,这独特的风格又决定了它非凡的艺术价值······”

1988年,南石窟寺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如今正坐落于平凉市泾川县泾河北岸蒋家村。

泾川乡民力阻华纳尔盗匪

谁能想到,南石窟寺如此精美芳华的佛像与壁画,安然保存千年,竟险些被以美国人华纳尔为首的盗贼团伙带来灭顶之灾。

1925年3月,美国人兰登·华尔纳组织翟荫、溥爱伦、时达、汤姆生、石天生、陈万里等人组成“考察队”来到中国西部,打算沿丝绸之路北线前往敦煌。

华尔纳一行名为考古,实为采集盗取中国文物标本。他们分工明确、团伙作案,现场测量、剥离壁画、切割文物、拍照存档等均安排专人负责。

在西安古玩市场上巧遇“南石窟寺之碑”拓片后,惊叹之余打听到碑石所在地泾川就在前往敦煌的西兰公路沿途,遂决定顺路一探究竟。

他们来到泾川文庙,果然见到了这方被泾川县知事、书法家廖元吉从南石窟寺移至此处保管的“南石窟寺之碑”。随后他们前往位于县城东7.5公里的南石窟寺现场考察。

来到窟内,众人都被眼前景象所震撼,这正是文章开篇所述的欣喜若狂之景。陈万里注意到窟内北侧台座下有一块长方形的石块横卧于地,其雕刻精细、略有残缺。根据石块大小及雕刻特征,陈万里断定这正是“南石窟寺之碑”的碑头。原来当初移碑之时,搬运者缺乏文物常识,将雕有美丽装饰花纹的碑头弃置于窟角。陈万里用毡子包裹了碑头塞到车内,后收藏于北京大学。

他们进入窟内,大肆破坏雕造精美的佛像和壁画。

其中开凿于唐代的4号窟——罗汉菩萨洞破坏最为严重,4号窟内有16尊罗汉像和观音、文殊、普贤三位菩萨,为了了解石胎泥塑的胎体雕刻,溥爱伦大肆砍砸剥离罗汉像表面的泥塑,又持大斧将大部分佛首也砍了下来。陈万里将剥落前后的墙壁分别拍摄下来,以做比较研究。

他们的行径被山坡上放牧的羊倌发现,于是呜锣为号,相互传喊:“洋人挖佛像了,大家快来啊!”上下蒋家、王家沟、何家坪、凤凰庄、纸坊沟等附近6个村的乡民闻讯而至,群起诘问,并围堵2小时之久。最后在陈万里和县衙调停下以赔偿60余块银元作重塑费用,才得脱身。

经此一劫,南石窟大小二十余尊造像被砍割破坏,盗贼团伙留下满地的泥塑碎块和残破佛像奔赴敦煌。

事后,陈万里在他的《西行日记》中记述当时情景:“有十余人咆哮更甚,谴责翟荫君毁坏佛像之罪。翟荫君不能答。有数人谓非先搜检外,解除凶器不可。余目睹此状,颇为忧惧,以为群众行动,最易逸出范围,设有不幸,孰任其咎。遂极力为之疏解,反复譬喻,终无结果···”

幸得村民们及时阻止了对石窟的进一步破坏,力阻文物流失,南石窟佛像得以整体保存至今,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王母宫石窟

南石窟寺并不是泾川仅有的石窟艺术宝库。

早在1923年,华尔纳就向世界宣布过另一个石窟,它就是王母宫石窟,和山西大同云冈石窟风格相似。

王母宫石窟位于平凉市泾川县城西,因开凿于王母宫山脚下而得名。作为甘肃陇东地区年代较早、较大的中心塔柱式窟,窟内造像分3层,中有方体塔柱,直连窟顶,中心柱及三面窟壁全为石刻造像及装饰,多为北魏样式。

早期塔柱四面和窟四壁塑有佛、菩萨、天王、罗汉、力士、胁侍等造像一千余尊,恢宏富丽,最大的佛像有4米多高。

环顾洞窟,有一种被天地十方诸佛菩萨垂视的肃然。

百里石窟长廊

在泾川,还隐藏着像繁星一般数量庞大的石窟遗存,形成了一条数百里长的石窟长廊。这些堪称最原生态的佛教石窟,也是古丝绸之路上一处规模宏大的禅修中心。

“百里石窟长廊”西起王母宫石窟,东至泾明乡太山寺石窟群。由泾河川道两侧王母宫石窟、南石窟寺、千佛寺、罗汉洞、丈八寺、吊吊塔、南石崖等石窟群落组成,其中罗汉洞石窟群规模最大。这条百里石窟长廊,都开凿在泾河或其支流的两岸岩石上,可能是中国石窟群分布最密集的区域。

长廊有大小石窟数百个(据泾川文化学者张怀群等人勘察,现存窟龛数至少有822个),其中有高大的佛窟,也有修禅的禅窟,更多的是各种形制的僧寮窟。

佛窟固然重要,禅窟同样不容忽视。佛窟因造像得以保护,传至千年;禅窟空置,渐成废墟。

泾川石窟中,佛窟只占少数,大部分为禅窟、僧寮窟。泾川的禅窟、僧寮窟形制多样,有高十余米,犹如广厦者;有窟窟相连,绵延数百米者;有隐蔽入口,开凿竖井,攀登到高处洞窟者;还有巧妙利用自然洞穴栖身者。

罗汉洞石窟群以260余窟龛的规模,成为长廊中最大的石窟群。清朝诗人李植元写过一首七言律诗描述罗汉洞石窟:

“佛阁高浮碧水涯,氛浓团殿散睛霞,登峰放眼藤萝洞,千顷琉璃十丈花。”

主窟内现残存宋代泥塑彩绘高浮雕艺术,这种艺术在敦煌、龙门、云冈等著名石窟中都难以找到。

南石窟寺与庆阳北石窟寺,被誉为“陇东石窟双明珠”。

现存5个洞窟,其中最大的第1窟,高11米,宽18米,深13米。环形正壁台基上,雕有7尊均高7米的巨大立佛,隆鼻大耳,长衣垂膝。

当阳光从前壁门顶上方的方形明窗中洒下,光线轮转,七佛微笑,一刹那间,如睹佛国。

在这条佛光璀璨的珠链上,南、北石窟寺和王母宫石窟是最为闪亮的明珠。

南石崖石窟群位于泾川县城7公里处的山崖上,总共有石窟106个。这些石窟外观并不显眼,但里面别有洞天:有礼拜窟、禅修窟、讲经窟、寝窟、仓储窟,还有壁橱、锅台、水井,甚至东司(厕所),也一应俱全。

在百里石窟长廊中,类似南石崖石窟群这样没有佛像的空窟,大约有600个。而仅南石崖石窟群,至少可容纳上千人修行。

泾川石窟的开凿年代并不统一,虽然以北魏为主,但有很多空窟的年代显然要早许多,有一些还是佛教传入中国后的第一批石窟,其意义不亚于敦煌石窟。

日出日落,日落日出。面壁禅坐,佛在心头。

每一座石窟,都在空荡静寂的崖壁深处,绽放着一个七宝琉璃的极乐西天。

参考资料:

1.李世恩主编《西北望崆峒》(2015年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

来源:平凉文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