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物欲横流,一位女主播的艰难进退历程

发布日期:2022-06-11 10:50    点击次数:177

袁芬是我的表姐,她结婚生子又离异了。

她前夫分了一部分财产之后带着孩子去了另一个不近不远的城市,少了孩子多了自由,少了受气多了压力,更是多了牵挂和不舍。

爷爷奶奶看得紧,生怕表姐抢走孩子,想看得提交文字申请,老人家全程跟着,搞得非常别扭,渐渐地只能放手了。

于是干脆尽量不想孩子做个单身人士吧,自由自在,也许等孩子长大了有了自主权就能找回妈妈。

离婚时分的财产不多,表姐没有一技之长,加上疫情影响经济下行,就闲着在家了。

很多人闲下来喜欢刷短视频来获取短暂的快感打发时间。

表姐早上起来就开始刷,沉浸式的体验让她忘了孩子忘记了时间,等她刷到美食的视频饿得不行的时候,往往已经到了中午,看着美食吃点泡面,下午继续刷,一直到晚上。

就这样,自由的生活因为不自制而变得荒废失衡,表姐内心深知再这样持续下去必死无疑。

咋办?必须另谋出路,必须扔下手机。

有天,系统一个推送,让她刷到了同城直播,是个美女,妆容精致,一堆舔狗在评论区留言,有些还不停刷礼物。

其实平时也有很多推送,但是都是帅哥大叔,对她来说,帅有个屁用,大叔有趣又能不能顶饱,想都不想她就手滑过去了。

诶?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啊,甚至化个妆开个美颜,我比她还出镜,我表姐灵光乍现!

她看了几天直播,发现那些美女主播无非就是开开黄腔的调侃尬聊,偶尔跳个舞露个长腿细腰,最受欢迎或者说刷礼物最多的是找人PK,这时候直播观众里面的的大哥们就会为了维护自己的主播疯狂刷虚拟礼物。

不会太露骨啊,还可以接受,单身狗怕啥?表姐想干就干,找了一些文章认真学着新手怎么干主播的,也发私信问一些主播可是渺无音讯,人家睬她才怪,主播这行也是卷得不行,凭啥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表姐改了个叫“缘分”的主播名字,地区当然选择所在地区了,精准投放,说不定这个地区的大哥们还没被瓜分,然后就开始买一些直播用的摄像头补光灯麦克风背景幕布等等道具。

第一次开麦表姐紧张到了极点,像个怀春少女那样期待有粉丝来又怕粉丝乱来。

例如,在一个粉丝都没有的时候,自己该干嘛呢?一个人都没有的话自己傻乎乎地在那里讲话有什么意义呢?但是不讲不是更没人了吗?粉丝来了骂我咋办?挑逗我我怎么回应?

好不容易有一个人进来了,她正准备打招呼,把他奇奇怪怪的名字念到一半,那人就退出直播间了。

手机好像是一个窗口,透过窗户能看到形形色色的跟现实千差万别的人。

直播两个小时下来,粉丝增量为零鸭蛋,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些啥。

第一天而已,表姐当然不会泄气。

然后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还是零。

彻底没戏凉了吧!我不适合当主播!任凭谁再有毅力,面对这惨淡的局面,都会泄气的,我表姐也不例外。

她忍不住又去那些头部主播直播间看看,感觉大家都差不多呀,为什么她们可以不停地有粉丝进来,刷的礼物也多。

客户的选择肯定是对的,有些现象毫无道理和方法可言,有人直播睡觉一个晚上也能几十万人看,有人折腾琴棋书画弹唱一个晚上得不到几个关注。

这其中肯定有原因,只是表姐还没想明白,她需要一个契机。

契机没来,但是就在不久的一天,一个私信找她,发了一段排好版的软文,意思其实就是给钱买流量。

表姐直接说,有钱给他们做流量她就不做直播了。

对方说,得先把你的流量做上去,像发射火箭一样,你火箭性能再好,得有人点燃它,不然肯定起不来,他们就是做这个的。

表姐说,要钱没有,其它的反正也是孤家寡人一个,愿意付出。

对方没想到表姐那么坦然,意思也很明确了,就说那我们来包装你吧,现在这个市场经济不好,要有敢于牺牲的精神,至于费用啥的,好说,关键得有意愿。

表姐听了,感觉对方说的跟搞传销的没啥区别,顿时起了疑心,这到底是要干嘛呢,不就是做个直播吗?整得要赴汤蹈火卖身不卖艺一样。

她说考虑考虑。

到那一步了吗?哪一步?那一步,没到呢,想都别想!表姐终于想明白对方说的了,感到不可思议又有点羞耻。

过了半个月,入不敷出,粉丝陆陆续续增加了几个,刚过十位数,她有点担心了,是不是认识到人关注了自己,行为也越发谨慎,这就陷入了死循环了,粉丝再掉到了个位数。

我表姐要放弃了,就中断了直播,啥玩意儿,那些头部的主播都是数据作假的吧?

于是她只能又在现实里面找工作,疫情反复,餐馆饭店、酒店、影院、KTV甚至沐足保健行业都受到严重影响,很多地方连服务员都不请了,要么就是要求异常的高,男的身高178,女的168,五官端正,无犯罪记录,不近视等等。

找了一个月,要么薪水低得令人发指,要么条件高得让人望而生畏,要么一看就是钓鱼招聘,没有一个能成的。

眼看存款余额一天天减少,却毫无办法……

要不,再试试吧。

期间表姐也一直有看直播,也有很多私信提出合作的,要求都差不多,其实就是个局。

面对对方描述的赚大钱、赚人气的风光,表姐没办法完全拒绝,一时心软,就答应试试了,但是她坚决不同意见面。

不见面就没风险了,对方不可能顺着网线过来对她怎样,这是表姐的底线了。

跟表姐联系的人让表姐叫他B哥,B哥说他很牛,有一个运营的团队。

接下来,B哥要求她拍一些小视频,给她一些很火的背景音乐,一些很火的动作,一些火的话题,不能太暴露以免违规,设定一个人设就是风华正茂的离异少妇,其实这个不用设定,表姐确实如此,身材姿色上等,加上滤镜,简直完美。

但尽管如此完美,在各平台上百万的主播中,想要火,也是很难,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美女,缺的还是契机,有一种人就能专门制造契机,或者说是故意制造契机。

视频发给B哥之后,也不知道他怎么运作的,渐渐地浏览的人就多了起来,粉丝也突然就暴增了,约她撩她的人越来越多。

表姐想着是时候直播了,于是,费了个大劲学着在视频上做了个预告和链接,化妆、服装、美颜开启,一切和之前没啥区别,但感觉一切又不一样了,底气有了。

敞开聊!表姐豁出去了!

一开始,人气就比之前好,从几十人,过了十几分钟,到上百人在线了,刷礼物的没有,没关系,比之前好多了。

但过了一会儿,突然涌入一波人,在聊天区开始谩骂,刷屏。

这下表姐慌了,她哪里见过这种情况,顿时手忙脚乱,说话的表情也不自然了,磕磕绊绊。

直播间很多人顿时看不下去了,撤了一大波,观看直播的人直接变成十来人,慢慢地就剩下谩骂刷屏的人了,后来这些人也撤了,直播间又变成零星几个人。

这什么情况,表姐一脸懵圈,我衣服都还没往下扯,这他么逗我玩呢?只得暂停了直播。

B哥打电话来,劈头就骂:想空手套白狼呐!想单飞吗?谁让你直播的?你这样去弄等于浪费我们的心血了!听我的好不好?网络很复杂的!我们见面聊一下吧。

这阵势把表姐吓坏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弱质女子哪里受得住这种恩威并授的施压方式,当场感觉泰山压顶的重力,只得喘着大气说好。

答应见面之后表姐也后怕,也怀疑,但看看现实,她还得要试试这条路还要靠他,毕竟经过他运作确实人气有了,何况法制社会,见面了他也不能把我吃了吧。

表姐第一次和B哥见面是在星巴克,B哥居然是个外形高瘦的小男生,比表姐小,咖啡点心肯定是B哥给的钱。

有防范意识的女生在网络中容易把对方想象成穷凶极恶的抠脚大汉,没防范意识的女生总是相信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一样美好。

到了现实世界看到的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或者那么差的时候,人就会怀疑自己想多了从而慢慢否定自己之前的观念,警惕就是这样慢慢放松的。

现实中接触了几次之后,表姐觉得自己有点想多了,B哥并没有任何的不轨行为,甚至几次都是只讨论怎么直播、组群、拉人气、发红包、发奖励等等。

日久见人心,在于到底要多久才能见到人心。

B哥直白地告诉表姐,同行为了抢流量会让粉丝拆台,跟做生意一样这是很正常,弱肉强食,没人护着她,她搞不了直播。

表姐问,那应该怎么做?

B哥说他介绍一些人给她认识,都是榜一大哥级别的,钱多慷慨好色有资源。

至于为什么能这样,因为现在什么都不好投资了,房价、股票、外汇调得一塌糊涂,买国外的资产又怕没收,这些大哥们的资本无处可去,干脆就投资人吧,算是给表姐投点钱希望那天她红了能给他们的产品直播带货,顶多要求她陪着吃个饭,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不愿意做的事情。

表姐跟B哥接触下来也渐渐感觉他不像坏人,这样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就答应了。

表姐隐隐觉得她要火了,直播界的一颗新星冉冉升起并发出耀眼的光芒。

接下来确实顺利了,在一些流量号引流之下,人气爆发式增长,在榜一大哥们的轮番护航之下,直播间经常火箭邮轮纷飞。

表姐说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她还是不懂有人因为她一句话就刷几百上千上万的。

收入节节攀升,膨胀得有点过分。

利欲逐渐让人熏心,表姐的生活因为收入的提高而变得奢华,两个月时间很多习惯都变了。

资本推着人走,不让人付出代价,人就有去无回。

B哥说要安排表姐跟他们吃饭,表姐只能去吃饭,吃个饭而已,不吃饭就没礼物了,没礼物就没钱,不能不吃。

在饭桌上,榜一大哥说看好表姐,下一步可以去直播,甚至去拍电影了,表姐有点飘飘然,她完全相信资本的力量。

榜一大哥指着酒说喝一杯,不喝不给面子,做这行本来就要有豁出去的勇气,连喝一杯酒的勇气都没有,凭啥让你成功?我挣到的钱,都是我的屈辱换来的,但我感谢屈辱,它让我强大!你想强大吗?喝吧!

表姐只能喝,一杯一个祝酒辞,榜一大哥能连续说十个二十个不带重复的。

那就只能醉了,只能不省人事任人摆布。

表姐醒来的时候发现和榜一大哥睡在了一块,有一丝愤怒悲哀和无奈,这些金主维持着自己的奢侈生活,她已无法反抗。

甚至榜一大哥起来跟她说,这下大家真的是自己人了,好好干的时候,她居然有一种踏实的感觉了。

万事开头难,罐子破了,就可以随便摔。

表姐接下来轮着和榜一榜二大哥甚至是B哥吃了饭喝了酒醉了任人摆布,没办法,这些都是她的依靠。

她从来都没有以为可以永远这样,她也知道自己踏出这一步之后只有拼命赚钱够了就上岸,可是够是没办法量化的,人对金钱的欲望无休止,资本的恶是让人变得贪得无厌无法自拔。

B哥说,大家都自己人了,他准备再带一些大哥进来,但是接下来赚的钱,他也要分一份,他也要生活要供房子,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的,她不给他就不帮她了。

榜一大哥们也说,现在流量上来了,他们的投资应该也开始有所回报了,只投入没收益,天下没有这样的买卖,他们也要分一份,而其它的该吃饭喝酒还得继续。

表姐只能答应了,因为除了这些直接的利益关系外,他们还掌握了她所有的信息,包括隐私照片视频,他们说做这行要放得开。

人气越来越高,但渐渐地赚的钱越来越少,资本的胃口越来越大。

她自己赚的被瓜分一空,甚至要掏老本去补贴他们……

互联网上的节奏快,时间慢,距离她第一次直播的仅仅过了六个月。

这个缘分的直播间突然就停播了,我表姐突然消失了。

B个和榜一大哥们一脸懵圈,疯狂地寻找这只会下金蛋的母鸡,软硬兼施是他们的一贯伎俩,一边游说表姐自己孤家寡人的做这行怕什么,一边用不知名的小号发信息威胁表姐再不出现就公开她的信息和私密照。

表姐算是彻底明白了,这从到到尾就是一个局,骗局,甚至当初闯进直播间谩骂的也是这些人。

想起那个爆红的可笑的梦,那些被她真正哄着卖房子刷礼物给她然后被拉黑的老头们,那尴尬自嘲自嗨的笑话,那些擦边语言,她觉得自己是个坏人,又觉得自己是个受害者。

姑且当是一场游戏一场梦了,关于金钱和欲望的游戏。

游戏里面有一群人轮流用金钱饲养着人的各种欲望,人吃饱了长大了就会被拿出去卖,有人买单,有人围观看热闹而已。

当然肯定会有很多凭着自身努力和优势,发展起来的正能量的网红主播,只不过表姐明白,随着人潮拥挤,红利褪去,网红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触不可及的。

最后,表姐远离了网络世界,再也不刷视频了,只是离开前给他们群发了一句:“狗急跳墙,鱼死网破。”

那群人便再也没有骚扰过她。

资本在风险面前,要多怂有多怂,衡量得失,一哄而散。

(谨以此文,致敬那些努力经营的正能量主播,也告诫那些因幻想一夜暴富而即将被人利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