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南财快评:美国历史性释放石油储备,对中期选举走势有何影响?

发布日期:2022-04-29 10:37    点击次数:115

3月31日美国白宫发表声明,宣布美国将从5月起,每天从战略储备中释放100万桶石油,持续时间为6个月,以期降低油气价格并对抗通胀。也就是说,美国此次将总共释放1.8亿桶战略油储,而这将是美国和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石油储备释放,根据1974年美国建立的战略石油储备制度,美国总统可以在“发生严重能源供应中断”时释放石油储备。而这也将是美国过去6个月来第三次动用战略石油储备。就在去年11月,拜登政府宣布释放5000万桶石油储备。

今年3月初,国际能源署(IEA)宣布,其成员决定释放6000万桶石油储备,其中美国承诺释放3000万桶。而根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截至今年3月25日,美国战略石油储备为5.683亿桶。故此次宣布释放战略石油储备,将会使美国战略石油储备减少约三分之一,直接降至198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该声明还指出,这一历史性决定将提供大量石油供应,以确保美国在今年年底前石油需求可以得到保障。同时强调,拜登总统做出该决定前,已与全球各盟友和合作伙伴进行过协商,而其他国家或也将加入这一行动。此外,美能源部将在未来几年利用此次储备石油释放的收入,来补充战略石油储备,鼓励当地生产,并确保战略石油储备有能力继续做好应对未来紧急情况的准备。

俄能源地位高 短期替代难寻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最新数据,俄罗斯是世界第三大石油生产国,仅次于美国和沙特阿拉伯。2022年1月,俄罗斯石油总产量为1130万桶/天,而美国石油总产量为1760万桶/天,沙特阿拉伯石油产量为1200万桶/天。与此同时,俄罗斯是全球市场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也是仅次于沙特阿拉伯的第二大原油出口国。2021年12月,俄罗斯石油出口量为780万桶/天,其中约60%的石油出口到经合组织欧洲地区。也正因为此,卡塔尔能源事务大臣卡比曾于3月26日表示,“没有谁能立即取代俄罗斯在欧洲的能源地位,卡塔尔目前无法向欧洲提供能源支持”。

因此,俄罗斯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尤其对于高度依赖俄罗斯能源的国家来说,一旦俄切断能源供应,中短期内基本无法找到替代方案。而美国此次将历史半年释放的1.8亿桶石油,对于日消费2000万桶的美国来说基本上只够用9天,而对全球石油消耗量来说,也仅够用两天。因此,美国内对于此次储备石油释放反应平淡,认为该措施的影响只是短期的、阶段性的,而“无法解决结构性供应短缺问题”。 美国石油协会(API)总裁迈克·索默斯认为,该储备旨在减少重大供应链中断的影响,如今虽能在短期缓解石油供应的问题,但并非解决问题的长期方案”。

美国通胀加剧 拜登全力一搏

俄乌冲突爆发后,美西方国家对俄罗斯施加制裁,直接导致布兰特原油期货在三月上旬一度飙升至约139美元,为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受此影响,美国汽油价格也从今年年初的每加仑 3.30 美元涨至每加仑超4.20 美元,涨幅逼近30%。

而由于石油刚性很强,对经济的影响面极其广泛,因此油价成为影响通胀的重要一环。3月31日美国商务部发布数据显示,美2月PCE物价指数同比上涨6.4%,是198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为美联储2%目标的3倍多。2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7.9%,创40年新高。而随着国际油价不断攀升,相信3月的数据会更加令人担忧。

油价上涨以及对通胀的担忧,可能会令拜登政府及在国会参众两院仅占微弱优势的民主党在今年11月举行的中期选举中,处境更为艰难。因此,对于美国总统拜登来说,在接下来离中期选举仅剩的7个月时间里,石油已经不仅是一种政治责任,而是最重要的议题之一,同时也是以拜登为代表的民主党人重要的政治筹码。因此这份白宫声明也强调,拜登总统将尽其所能帮助每一个美国家庭,不使他们因此支付更多的钱,而正是这一点促使他宣布,通过立即增加供应来减轻美国家庭的痛苦,并通过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鼓励国内石油生产。

对此,有业内专家认为,从长远看,美国如此大量释放石油储备是“略显冒险的策略”,因为短期影响结束后,美国补充库存也将再次推高油价,一旦石油市场长期保持结构性赤字,动用石油储备反而可能会成为油价看涨的导火索,同时也证明,拜登政府手中确实也再无更好的政策工具,来控制全球市场的商品价格,这或将引发新一轮的恐慌,使得美国处境更为尴尬。因此,这次举动,并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中期选举的走势。

石油大国拒不接招 能源署或成唯一希望

继遭沙特、阿联酋等国元首拒接电话,求援中东石油大佬碰到“软钉子”后,拜登迅速一反过去态度,希望伊朗和委内瑞拉这两个需要解除制裁的国家能够成为“救命稻草”。但由于美国多年来的打压,让这两个国家并不会对美抱有太大幻想,因此不会在政策上转弯太急。而石油输出国组织 “欧佩克”3月31日也表示,将坚持现有的逐步增产计划,不会额外扩大产量。“欧佩克+”则在当天视频会议结束后发布声明称, 5月将继续保持43.2万桶/天的增产方案。

供给方态度冷淡的情况下,目前拜登只能转向能源的需求方,推动释放能源需求方的石油储备,所以拜登唯一可寄希望的大概只有国际能源署(IEA)。事实上,在3月23-24日召开的能源署部长级会议上,西方国家齐聚巴黎,表面上主题是“气候变化与能源转型”,实际上主要为了商讨如何应对俄乌战争和能源安全问题。4月1日,国际能源署召开特别部长级会议后宣布,为应对俄乌冲突引发的市场动荡,计划将再次从紧急储备中释放石油,但目前尚未披露细节。能源署称,计划于下周初公布从紧急储备中释放的石油数量等详细信息。国际能源署成员国拥有15亿桶紧急储备石油,此次将成为能源署自1991年、2005年、2011年和2022年3月1日之后第五次决定动用紧急储备石油。这或将成为拜登的目前最大的希望。

(作者系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环地中海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