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翕•肖像|邹蕴芳——充满文学情调的“意趣历史画”

发布日期:2022-04-11 11:50    点击次数:193

邹蕴芳《相见欢》系列

24×27cm

纸本设色

2020

文 / 孔令伟(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

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中,人物画是变革最为剧烈、成就最为突出的一个领域。以疏密二体为分野的古代人物画传统依然延续;各类考古发现——如敦煌莫高窟壁画、寺观壁画及各时代地下墓室壁画的发现则为传统注入了新的元素;师范学堂、艺术院校成立之后,西方写实主义艺术传统在中国扎根,并借助一系列中国画“改良”与“革命”运动,彻底改变了中国人物画的面目。

陈洪绶、任伯年体系的细笔人物画,扬州画派及海派的疏笔人物画,这些传统样式都经历了历史的洗礼。

邹蕴芳《相见欢》系列

24×27cm

纸本设色

2020

邹蕴芳《相见欢》系列

24×27cm

纸本设色

2020

邹蕴芳《相见欢》系列

24×27cm

纸本设色

2020

“写实主义”是中国人物画现代变革的新起点。此后中国现代人物画开始和旅行写生、新闻图片,影视艺术、年画、连环画、宣传画……产生了密切的关联。从民国、新中国现代美术教育体系中成长起来的人物画,在题材选择、造型趣味、笔墨技巧、品评标准上形成自身独有的“现代传统”(The New),也留下了种种值得反思的问题,这一“现代传统”不具有任何本质规定性,同世界范围内的任何一种现代艺术运动一样,其本身也一直在选择、比较的过程中不断进行着自我调整。

现代中国人物画,无论工笔还是写意都接受了写实主义的洗礼,但我们也失去了一些传统的意趣,总是留有种种遗憾。写实主义一词的背后,指的人体解剖知识、西方古典雕刻的石膏翻模标本,前者依照的是完美的、标准的、科学意义上的人体知识,后者则是西方古典主义的美学原则。实际上,中国人物画的造型意识从根本上与西方古希腊时期形成的完美的人体观念相异其趣,在古代歌诀、画论中,我们会看到大量的以牛马龙虎,鹰羊雀鸟……设喻的造型语言,在具体表现手法上,不同类型的人物又会被认为和木石、云水、花草具有相同的气质,即所谓的“比德”,贯休笔下的罗汉、陈老莲笔下的高士、美人往往可以岩石、贞松、花草互文,甚至连笔法、墨法都浑然相通。

邹蕴芳《相见欢》系列

24×27cm

纸本设色

2020

邹蕴芳《相见欢》系列

24×27cm

纸本设色

2020

邹蕴芳《相见欢》系列

24×27cm

纸本设色

2020

我们都知道,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人物画开始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一方面,来自西方的艺术样式继续对人物画家发生影响,而画家也会依据个人偏好去选择不同的风格类型,丢勒、荷尔拜因、安格尔……的线性艺术,印象派的光影,现代派以来的画面构成方式,混沌粗犷的画面肌理……这些都对中国的现代人物画发生了影响。另一方面,则是在中国本土发生的新文人画运动。传统文人画的主体是山水,但新文人画却指向了市井生活和日常经验,指向了去功能化的个人情趣。在这一潮流中,人物画成了一门亲切、温暖的艺术。画家回避了真实的历史人物,而选择了符号化的、足以寄托人生情志、情趣的艺术样式。

邹蕴芳《相见欢》系列

24×27cm

纸本设色

2020

邹蕴芳《饮马江南》

33×70cm

纸本设色

2021

蕴芳女士的人物画,属现代类型,起点应该离不开当年的“新文人画”运动。其题材大致有拟古与寄情两类。其拟古一类,作品气质贴近唐画,尤其可圈可点。无论题材选择还是人物的姿态、动作,或用笔设色之法都有章可循,看得出这是一位具有古典气质,品味精致,长于思考的艺术家。在她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唐代传奇小说中的形象——僧侣、游侠,贵游子弟,也可看到气质温婉的女官,哀怨惆怅的宫女……而画面上细节更是精巧考究,对于古画或考古资料图片,她肯定有过研究,舟车形制,饮食日用器具,乃至围屏、坐榻,僧袍胡服、蹀躞,连女子眉心的菱形花钿,这些都有出处,这类细节并非可有可无,中国传统人物画的一个缺陷就是在这方面过于疏略,影响对古意的烘托。人物画不同于山水或花鸟,不做名物的考据,很难渲染出历史气氛,调动观看者的“阅读”兴趣。用考古材料、历史实物入画,这是中国现代人物画的重要变化,这种变化在民国时期发端,新中国的连环画中也有大量的此类尝试,从这个意义上讲,蕴芳的拟古题材绘画的确充满了古典气质。

邹蕴芳《行旅》

40×35cm

纸本设色

2021

邹蕴芳《卧游》

55×33cm

纸本设色

2021

邹蕴芳《哪里逃》

55×33cm

纸本设色

2021

前面提到,现代中国人物画,画出来的人物,无论古今,其体型、姿态、神情都不像中国人,而是深受欧洲学院派雕塑、绘画及古典主义理论的影响,那种夸张的、激烈的、充满戏剧性的形象总令人难以接受。而强调写意趣味者,画出来形象又接近漫画,中国人那种舒缓、旷放或内敛的气质很难得到充分表达。蕴芳女士在这方面则处理的恰到好处,或者说她到了自己喜欢的法则。她从唐代宫廷仕女画入手,深谙张萱、周昉的图式,出现在她作品的人物,你可感受到《捣练图》等唐画的意韵,体味到唐宋“水月观音“的精妙意象,画中人物的身影、坐姿、神气无不充满中国古典人物画的气息。

具体到艺术技巧,蕴芳也是匠心独运,我们从唐墓壁画中看到的刚劲、挺健的线条被她转换成了柔韧、舒缓的笔线,辅之以细小但清晰的提按用笔,充满了书写或抒情的意味,事实上,这种趣味更接近同样偏爱晋唐艺术的宋末钱选的风格——简静、明润的勾填古法,只是她在处理某些题材时,又会附以回旋腾跳的笔线,以映衬画中女子婀娜摇曳的动态和缠绵无尽的情思——当然,这又是陈老莲的典型做派。

邹蕴芳《舞之蹈之》

87×27cm

纸本设色

2021

《舞之蹈之》局部图

邹蕴芳《看戏》

87×27cm

纸本设色

2021

《看戏》局部图

邹蕴芳《竹林七贤》

140×70cm

纸本设色

2021

邹蕴芳女士的人物画,是充满意趣的,或充满文学情调的微型“历史画”。在她那里,历史变成了的模糊的感性经验。她关心的不是具体事件,而是千古不变的人类情感。其中有意气风发,有离愁别绪,有愁闷慵懒的日常生活,更有散淡闲适,与天地久长的恬退之志。古代精英或士人阶层的经验与情趣都在她的笔下复苏,她画的古人,如身边的朋友或我们所熟悉、所仰慕的贤哲、英雄和美人,鲜活而又令人感动。文艺复兴时期的乔托就是用这种方式画出了《逃亡埃及》,在当时的观看者眼中,乔托画中的圣家族成员,就像身边的邻居一样真切,充满了人间温情。以人的经验、情趣去理解历史。理解宗教。这一点恰恰开启了文艺复兴艺术的端绪。

邹蕴芳《拜石》

39×39cm

纸本设色

2021

邹蕴芳《洗尘》

110×33cm

纸本设色

2021

蕴芳女士的画更接近于《诗经》及诗的传统,而非《春秋》或史的传统,这些作品或许无关乎教化,但却是我们怡悦性情,感味古今的桥梁。在她的笔下,历史被还原成了纯粹的情感,这是一般历史研究者所无法触及或无法还原的的世界,我称她的画为“意趣历史画”,指的就是这层含义。

艺术家简介

邹蕴芳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

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

无锡市美术家协会理事

宜兴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师从北京画院王冠军先生

艺术经历:

2020年1月,《踏歌集——2020邹蕴芳工笔画作品展》在常州青果巷历史文化街区青果润心会展出

2019年8月,连环画《会真新语》入选第十三届全国美展

2018年1月,《欢颜集——2018邹蕴芳工笔画作品展》在宜兴九龙依云269号展出

2016年8月,《这个南方的冬天》入选“中国精神——2016·中国百家金陵画展(中国画)”

2016年2月,作品《崇宁喜乐》参加丙申名家画猴青州邀请展

2014年11月,作品《斗草》参加2014大马旅游年暨中马建交40周年国际艺术营及艺术大展

2014年8月,《扶风桥》入选“多彩中国梦――2014·中国百家金陵画展(中国画)”

2014年5月,走进海盐――2014全国工笔画名家邀请展暨青年学术提名展

2014年3月,《怎不忆江南》入选全国第四届中国画线描艺术展,获优秀奖

2013年6月,《秋临荆溪河埠头》入选“相聚宜兴”全国工笔画作品展,获优秀奖

2012年8月,《捣衣图》2入选2012吴冠中艺术馆开馆暨全国中国画作品展,获优秀奖

2012年8月,《捣衣图》1入选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第4次新人新作美术作品展览

2012年6月,《村居四月》入选江苏省美协主办的“张浦杯”第二届江苏农民画展,获优秀奖

2011年6月,《花气袭人》入选无锡市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美术、书法、摄影作品展